为什么没有人为Docker而哭泣?关于软件的锁定与开源;等开源之道一周精选(2019 09 01)

可访问性和开放源代码;(2006) 采访红帽CTO Brian Stevens;(2014)如何将 vCloud 工具从开放式编码转变为开放源代码;IBM 开源 Power架构的遗产:中国将是最大赢家,当然更多是输家;知名 JavaScript 库在终端下弹广告;思杰 ADC 通过红帽 OpenShift 运维认证;一个试图超越函数扩展 Serverless愿景的开源项目;托管混合云服务商 Platform9 D轮融资2500万美金;编程的教学挑战,有人拿出50万美金奖励创新者;又一家投资开源软件的风投公司成立;为什么没有人为Docker而哭泣?关于软件的锁定与开源;React 社区更改行为准则,起因是Twitter上的种族歧视争论;APAC 企业拥抱红帽开放创新实验室;冲浪起来!开源的第二次波浪正在来临;红帽CEO说,红帽被IBM收购以后会进一步加速开放源代码式的创新;开源如何应对后成功时代的危机

声明:本站言论,仅代表我自己,不管任何其它!


文章点评

可访问性和开放源代码

原文链接:Accessibility and Open Source

适兕点评:

开源之道在撰写《大教堂与集市》的读后感时,特别说明了开放源代码软件的三重境界,其中第三重就提到开放,而可访问性是其中重要的一个因素。本文给出的 Bootstrap 也是非常典型的例子,当一个项目放在的公众的视线之内时,其实任何的举动都会被放大,开放这个尺度的把控,才是社区经理和运营者的精髓所在。你会将你的开源项目的可访问性置于何种程度? 放弃控制而施加影响,这一步对于任何人都是挑战,我指的是心理上的,文化上的就看当事者能否意识到了。

(2006) 采访红帽CTO Brian Stevens

原文链接:Interview with Red Hat CTO, Brian Stevens

适兕点评:

13年前的一篇文章,红帽刚刚从打包者的身份走出来,开始有了一些原始的积累,刚刚收购了JBoss中间件,开始往上游进行创新,对开源项目施加影响力,还有一个细节就是当时的红帽还是支持XEN的,收购KVM则是两年以后的事情了。现在看来,红帽当时对自己要走的路是非常之清晰的,并且坚持了,从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文化,从业务模式,往上游的技术发展。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颠覆了Unix市场,霸占了金融,早就可很大的壁垒。

(2014)如何将 vCloud 工具从开放式编码转变为开放源代码

原文链接:How we moved vCloud Tools from Coding in the Open to Open Source

适兕点评:

这是英国政府的运维人员的一次经验分享,请不要质疑为什么有些政府不使用开放源代码软件来节省开支,自己去探寻答案。有的时候在言词上的吹毛求疵是有意义的,Coding in the Ope 和 Open Source 究竟有什么差别?在某种文化背景下,差不多就算了,结果下来一日千里。是的,真正做到开放并不容易,这需要从思维上做出根本的改变。

IBM 开源 Power架构的遗产:中国将是最大赢家,当然更多是输家

原文链接:IBM’s Power-ful open source gift: China wins big, and these are the losers

原文链接:IBM’s Open Source POWER Play: A RISC-V Business?

适兕点评:

文章是不是有点夸大其词,还有待历史的进一步验证,不过IBM Power确实是非常厉害的,即使是封闭的时候,也占据了很大的一部分事情,作者确实也做了很细致的工作。基金会的运作也交给了Linux基金会,不过作者是有点地缘政治的偏见的,尤其是对华为和中国的相互置换之中,让人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有点不够理性,华为转向Power的代价有多大,大概是作者所欠缺的技术功夫。无论如何,Power的开源意味着芯片大战以开放为主战场,RISC-V和Open power,乃至MIPS 能否战胜其它垄断的商业力量,仍需人们奋力拼搏。

知名 JavaScript 库在终端下弹广告

原文链接:Popular JavaScript library starts showing ads in its terminal

适兕点评:

NPM 包管理下的Standard的项目,开始搞了一个类似浏览器广告弹出的横幅,如果是个人求职、即兴恶搞还好,问题是一家公司在尝试收费,但是仍有很多的人支持这样的做法,毕竟做开源开发也是要吃饭的,具体的行为,开源之道这边不作任何的评价,注意这个横幅不会停止让程序运行,只会是那些关注CI日志的人才有可能看到,我也不怎么赞同那些恶语相向的人,不喜欢可以不用。代码多到人力难以阅读的程度,这才是最大的问题。开放源代码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没有人去阅读它来学习。

思杰 ADC 通过红帽 OpenShift 运维认证

原文链接:Citrix ADC Is Now Red Hat OpenShift Operator Certified

适兕点评:

之所以选中这篇文章,还是想要关注一下传统企业级软件市场的,其实Oracle、SAP、Citrix这些封闭的公司,依然在赚取着商业软件的大部分利润,开放源代码毕竟还处于劣势,看看红帽的营收和这些公司比较,还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正如一位同学所言:开源不过是一个选项罢了,你有了固然好,没有也无所谓。是的,有的时候,开源之道眼里尽是开源,忘记了世界之大!开放源代码仍然只是小众的,仍然是在积蓄力量,就像微软转身利用的那样,会有更多的商业公司进入到这片友善的领域的。

一个试图超越函数扩展 Serverless愿景的开源项目

原文链接:New open-source project wants to expand serverless vision beyond functions

适兕点评:

Cloudstate,伯克利分校在2019年初发表了一篇关于Serverless的论文,似乎人们都看到了Serverless所带来的革命性影响,但是由于应用场景有限,始终局限于一隅,那么创新带来的好处就是进行重新组合,革命不成则改进,根据实际遇到的问题然后进行适当的调整,乌托邦某些时候就是为人们提供了一个努力的方向,微内核实现的完美操作系统至今没有实现(hurd),那么它依然是人们心目的完满。

托管混合云服务商 Platform9 D轮融资2500万美金

原文链接:Platform9 raises $25 million Series D for its managed hybrid cloud solution

适兕点评:

Platform9 和Mirantis 一样均是OpenStack时代冉冉升起的公司,但是随着Kubernetes时代的来临,他们已经悄然的消失于互联网、云计算巨头们的视野之外,搞个管理工具赚点小钱,在此红帽算是稳住了江山,早早的转向于容器的世界,OpenShift占据了一定的份额。platform9仍然能融资这么多钱,算是不错的了,基于OpenStack的公司纷纷面临技术的短板,国内的公司也是举步维艰,今年11月举办的Open Infrastructure 大会的赞助商可看出一般,那些曾经狂热般的傲气没有了,赞助和会员的勇气不知道在哪里。

编程的教学挑战,有人拿出50万美金奖励创新者

原文链接:Coding Education Challenge promises $500k for innovative ways to teach next-gen programmers

适兕点评:

知名的Gnome基金会联合技术慈善组织Endless,希望下一代的开发者/代码编写者可以获得编码教育的挑战,具体规则笔者就不讨论了,而是说这些慈善和非营利的组织所搞得事情,非常的有创意,奖励那些有想法的人,去探究下一代的可能性,以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而这和我了解的本土的一些组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得不感慨,另外话说回来了,本土的那些伪Coder们怎么去参加?Linux的桌面怎能敌得过无数的焦虑和诱惑?

又一家投资开源软件的风投公司成立

原文链接:New Venture Fund Targets Open-Source Entrepreneurs in Austin, TX

适兕点评:

资本,无孔不入,开放源代码软件是离不开资本的,这在很多经济学家哪里都得到过解释,人是不可以在没有任何经济的回报下持续的进行投入的,即使有,代价也过于高昂。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家风投愿意关注开源的公司了,投资开源的公司,一般都是长线,一旦成功就长时间锁定。因为它不仅锁定了软件,还锁定了相应的人才。那么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就是本土,本土其实也有蛮多的风投将目光放在这里,如10Fund,但是说实话,本土能够愿意沉下心来做软件的又有几人?无数次错过机会,仍然不吸取教训。急躁的恨不得一口就吞下所有。

为什么没有人为Docker而哭泣?

原文链接:Why doesn’t anyone weep for Docker?

适兕点评:

Kubernetes 完胜,这体现在各个IT巨头的拥抱,包括传统的虚拟化巨头VMware,对比下来的话,Docker,这家创造了Docker的公司,显得落寞了很多,CNCF的项目机会都在讲Docker原有的东西进行重新实现,而Docker本身却在暴露出很多独裁、不友好的声音,如Swarm。那么2年下来,事情逐渐明朗,很多人都在事后评价这件事,比如开源界的律师Van Lindberg就认为是:Open source is non-rivalrous. Figure out a way to monetize that doesn’t set you up in opposition to your community, and people will love you. But if you need to diminish the community in order to be successful, people will treat you as if your product is proprietary.

关于软件的锁定与开源

原文链接:Lock-in can’t be avoided, but here’s how to manage it

原文链接:Don’t get locked up into avoiding lock-in

适兕点评:

开源是否依然是一种锁定?让我们来从架构师的角度出发来看看:In summary, lock-in is far from an all-or-nothing affair, so understanding the different flavors can help you make more conscious architecture decisions. The list also debunks common myths, such as using open source source software magically eliminating lock-in. Open source can reduce vendor lock-in, but most of the other types of lock-in remain. This doesn’t mean open source is bad, but it isn’t a magic cure for lock-in. 这篇文章分析的非常的精彩,尤其是最后的那个心灵锁定的论断,简直妙笔生花。开源也好、锁定也罢、以及盗版的影响,一切技术的锁定都还好,可以通过努力达到,但是最后想的Mental锁定,几乎所有的人都避免不了这块。也是最具有挑战性的。

React 社区更改行为准则,起因是Twitter上的种族歧视争论

原文链接:React, a popular open source project that started at Facebook, is adopting a new code of conduct after several people on Twitter called out racism in the community

适兕点评:

这个故事让我想起了去Linus的短暂退出Kernel维护的时光,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不同的意识形态,人是复杂的社会动物,仅凭技术,哪怕是开放源代码技术是无法抹除人与人之间的差异的,出身、成长、教育、视野等等诸多因素,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人的世界观、价值观,这个时候,只有哲学可以拯救他们,但是哲学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没有及时的效果,甚至不如运动、心理学能够说明问题。就拿杜威哲学思想来说吧:动态的、开放的、多元的,你需要写几百本书来解释这三个词。然而,人们早已经失去了兴趣。改造人的思想,不知道要多久可以,只能一点点的改造。

APAC 企业拥抱红帽开放创新实验室

原文链接:APAC Enterprises Embrace Red Hat Open Innovation Labs

适兕点评:

想知道为什么红帽不再和大陆的公司合作了吗?红帽在中国大陆的策略就是一家卖商业软件的公司,什么开放的文化输出,那都是扯淡,这不能怪红帽,红帽需要针对中国大陆做出对应的变化,大陆的背景和文化,还不足以销售订阅、服务、文化等诸多更高级的商业价值。只能接受可以盗版的授权形式,和书籍、音像等一样。其实以上这些也是我自己的观察和主观臆断,红帽中国有红帽中国的难言之隐。不在中国大陆搞创新实验室那是中国自身的损失,不能怪红帽,要怪那些贪婪的盗窃者。坏了自己的名声。红帽迟早有一天会针对中国出一个特定的闭源版本的企业级Linux!真的莫把人给逼急了!放眼中国,全是CentOS的订制版,Oracle坚不可摧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冲浪起来!开源的第二次波浪正在来临

原文链接:Surf’s Up! Riding The Second Wave Of Open Source

适兕点评:

这是一篇PostgreSQL商业化公司EnterpriseDB的商业软文,这就是营销技巧,混合着数字化转型、数据时代的来临,将开源提到历史的时空进行高度的评价。这才是真正的洞见,就看客户是否认识,作者并没有认为新的变革会给RDBMS带来任何的不利,反而认为这对于一款开源的优秀项目是绝佳的证明机会。Container、DevOps都不在话下,开源的数据库才是真正实现这些的前提基本条件,将开源的专有化了之后再锁定,那就不是谁都可以看到货阻止的事情。必须选择视而不见?

红帽CEO说,红帽被IBM收购以后会进一步加速开放源代码式的创新

原文链接:Red Hat CEO Says Acquisition by IBM Will Help Spur More Open-Source Innovation

适兕点评:

来自华尔街的报道,这篇文章里几个重要信息:红帽的收购,不是蓝化或红化的问题,而是CEO自己的双重身份。另外一个就是Jim 谈及了 We get involved in existing open-source communities and then we help commercialize and make it consumable. Open source is user-driven innovation. 这是一个重要的信息转变,因为原来一般都会提及开放式组织和开放式创新,而用户驱动的创新是很少见的,这是非常不同的。明年第一季度开源之道的共读将会是这方面的内容。敬请期待。

开源如何应对后成功时代的危机

原文链接:How Will Open Source Deal With Success?

适兕点评:

这是一篇网站编辑对刚刚Linux基金会开完的开源峰会的总结之谈,提及的两个重量级人物的访谈:CNCF的COO Chris Aniszczyk, 和红帽的CTO: Chris Wright,Aniszczyk有点投机者的味道,颇有政治家的风范,而Wright则表现很真诚,谈及了关于文化、软件供应链、安全等诸多的挑战和分享。Kubernetes是如此的火爆,我们应该如何去应对?这才是个最大的问题。也就是说开源真的像作者所说的那样成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