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源 Community 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译文)

Community 恐怕是人类集体的最小单元了,在这里很多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归属感,哪怕它是行政规划出来的区域,又或者是一个自然村,互联网诞生后的在线社区,超越了地域的限制,甚至诞生了开源软件项目这样伟大的人类奇迹,那么一些人选择开源的Community当做自己的归属和生命的意义,是不应该让人感到意外的。

英文作者:Florian Effenberger, 翻译: 开源之道

参与开源不仅可以生产制作更好的软件,还可以拥有富足的人生。 ———— Florian Effenberger ,本文作者

引言

每当我向我的亲友提及我的爱好之时,我就会问及很多的问题,尽管爱好已经成了我的生涯的一部分,作为开放文档基金会执行总监是不是很尴尬?大家问的问题诸如:世界范围的共同体?来自全球的贡献者?一个开源源代码的共同体?它可以吃吗?

好吧,实际上,有时候它确实是可以吃的,讲真,今天我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个人就开源共同体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参与开源不仅有趣而活跃,也有益于整个生活。

早年回忆

回首那些20岁(2003~2004)的日子,我也就是一名即兴的开源软件用户,那时宽带的降价,正在让普通老百姓也可以消费的起,这就让全球的相互联系成为了现实。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自由软件(不止于Linux)开始被安装到人们的个人电脑当中,要知道,在我们拥有用于智能手机和物联网的开源操作系统之前,我们需要自行下载开源的电子邮件客户端、浏览器以及其他日常使用的软件。那个时候之所以使用自由软件,我个人和绝大多数人对于价格的敏感是一样的,仅仅就是自由软件不需要我掏腰包就可以使用。虽然当时我注意到了,这些应用程序的开发是由来自 Community 的人们所驱动的,但是我尚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另外由于我个人不是一名开发人员,所以访问源代码并不是我使用开放源代码的迫切原因 ———— 即使是我开始撰写代码,无论是软件还是个人,并不能获得任何的优势。

从用户到 Community 成员

也是在这个时候,我发现了 Open Office 套件,这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一个非常大的诱惑,我当然迫不及待的将之安装到了我自己的电脑上。更进一步,我除了关注项目的计划之外,我还订阅了该项目的邮件列表,其实,作为小白的我,对于他们讨论什么,是模棱两可的,但是由于好奇我还是坚持下来了,持续的一直在关注着开发的动态。

不知不觉,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是一个夏天过去了,秋天如约而至,一年一度的贸易展览季来了,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就盲目的跑去慕尼黑贸易展览会上,为OpenOffice.org帮忙,在对贸易展览会或软件本身都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整个过程我都提心吊胆、诚惶诚恐,但是好在顺利的完成了,甚至还达成了记录非常全面的展览,这对大伙来说非常的不容易。

正是在这次会上,我遇到了现在成为我同事的小伙伴,自那以后,我们保持密切的工作伙伴关系,当时正是他把我招致麾下,他从没有给我那种我是没用的“菜鸟”的感觉。相反,从一开始,我就被视为社区中的一员,感到备受尊敬,甚至觉得自己的意见也蛮重要。很快,我就开始负责做一些我原来从来都没有做过的事情,令我颇为惊讶的是,这一切对我来说都非常的有趣,就这样一路走来,它也改变了我的人生。

赢得信任

在开源 Community 中做事,与那些大型的、组织结构复杂的机构非常的不同,我几乎可以立即开始做我感兴趣的事情。我能够以一种非常轻松和快乐的方式工作,这反过来又让我觉得非常的有趣。

即使在现在,我回想起来我当初在社区赢得信任的历程,仍然是慢慢的回忆和感动,我很荣幸结识了一位非常好的导师和好朋友约翰·麦克雷什(John McCreesh),正是他开始的时候对我无条件的信任,从而让我获得了一次表现的机会,使得我可以在后面做更多的贡献。我也非常自豪的说和约翰·麦克雷什一起打造了项目的国际市场,即使是在今天,这样的事情也是非常罕见的,虽然它看起来非常的平常,但正是这样的普通才更能感动。

岁月斗转,我接触了更多的领域,除了市场之外,还负责了网络内容分发、合办组织了会议、并共同创立最有可能是第一个专门为开源社区量身定制的德国基金会。

来自全球各地的朋友

多年以来,通过在开源圈内的积极活动,我有幸认识了非常多的有趣的人,不仅仅是身边的同事和朋友,还有来自全球各地的真实的朋友,我们不仅真心热爱自己的Community,彼此还分享了许多私人时刻和精彩的讨论。

由于地理上的原因,Community 中的人们实际见面的机会非常的少,但是这样并不会影响到我们对彼此的相互信赖。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遇到一位来自里约热内卢的朋友,在2000年左右我们就认识了,我曾经帮助他解决过Linux服务的一些个问题,直到2013年,我们在真正的见上了一面,甚至在整个会面期间,我们并没有促膝长谈,甚至有一些语言上的障碍,但这都没有阻挡我们成为非常要好的朋友,到今天,我们依然保持定期的联系。

拓展思维

在全球范围内拥有朋友不仅非常的酷,而且能够为你带来令人惊奇的洞见、拓展你的视野,有助于改进自己的观点。在一次参加完在意大利举办的探讨会之后,我们结伴去往梵蒂冈的路上,约翰曾经评论说:自由软件可以带给人们无穷的魅力。

在去国外参加会议的旅行中,我的当地同事帮助我了解了很多其他国家的风俗和文化。我曾经见过来自极度贫困地区的贡献者,他们都有着非常不平凡的故事,甚至也见过在有着巨大语言障碍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学习参加探讨的同仁,这常常另外非常的感动,也非常钦佩他们为了抓住机会而勇敢前行。

我在Community 的成员们的身上和经历能够常常获得鼓舞,开源项目是对所有人开放,它不会去区分年龄、专业、以及教育程度。显然,所谓的文化,语言和时间障碍仅存在于我们的头脑中 ———— 即使有,很明显它们也是可以跨越的。这一点至关重要,尤其是我们身处如此复杂的时代。

结识来自其他文化的人们并了解他们的生活,这有助于我以新的方式思考世界。当我阅读到那些正在遭受暴力和战争的国家和地区的新闻时,我会非常担心那些参与到我们Community的成员,担心他们的安危和生活,那一瞬间,我想到的是一张张鲜活的面孔和熟悉的名字,再也不是匿名的苦难,这让我活的更为真实。

人生哲学

对于我来说,开源并不意味着仅仅是许可证模式、或开发模式,它还是相互尊重的开放心态、信任新手、对他人意见的重视、共同的目标、共同的理想等,开源还涉及数据隐私、民权、自由知识 开放标准等等。我将之总结为这是一种生活的哲学。

和人类社会的许多组织一样,开源项目充满了讨论、意见和差异,很多时候,你会遇见非常厉害的角色,甚至电子邮件有其自身的弊病所导致的沟通上的障碍,尽管如此,也不能阻挡Community成员所进行的开放的、积极的、乐观的态度,这就创造了令人难以惊叹的受欢迎和令人舒适的环境,除了技术方面,它还揭示了事物的奇妙和人性的一面。

现实生活

在经历了这么多年以来的风风雨雨,开源终于迎来了曙光,这要归功于那些为实现理想而奋斗的人们,并坚持传播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在十多年前,在贸易展览会这样的场合中,我们犹如外星人一样被看待,今天已经不存在这样的情况了,开源不仅在开发和许可模式上得到了世界的认可,而且开源已经深深地融入了企业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更加令我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了解开源的模式,并为开源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按照Community的原则做事情,因此也成为了开源Community平等的组成部分,一个个的现象说明,开源的模式已经趋于成熟,被世界所接纳。

但是,我对“community”一词的使用越来越多表示怀疑,因为似乎平台上拥有少数用户的任何公司都声称拥有会员资格,哪怕是他们对营销产品比对社区服务更感兴趣。即使这样,我仍然很高兴看到这样的情景,这些公司起码开始关注起来普通的大众。

开放的未来

尽管已经在开源 Community 待了15个年头,对我来说,每一天的旭日初升,都是崭新的一天,充满挑战的一天,也充满了欣喜。总有一些新的东西能够去发现,也总有更多的机会尝试更多的挑战!

我对开源所带来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和兴奋,这不仅仅是在项目和代码,而且也有用户和决策者们的想法和思考,还有那些我目前无法用语言所表达的东西。我们所有人都是受益者,至少是间接的,这都得益于项目自身所达到的成就,以及项目背后驱动它们的人。

我确信开源 community 将继续带动我走进新的领域,也会为我带来更多有趣的人。能够在过去的这些年参与到开源,我为此感到非常的骄傲,也感到非常的快乐,尤其是置身其中:大家相互尊重、彼此信任、有共同的理想,并致力于推动事情的发展。

关于作者

Florian Effenberger,自称是一位骄傲的大叔,热爱音乐,一名乐观的巴伐利亚人,自由软件爱好者,拥有14年的从业经历,是开放文档基金会的创始人之一,开放文档基金会是著名项目LibreOffice背后的慈善机构。

本文由作者Florian Effenberger 发表在Opensource.com上:What the open source community means to me,开源之道精心翻译共享。本文在Creative Commons BY-SA 4.0许可证下发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