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源 -- 一部黑客伦理与商业资本相互妥协的融合史(《黑客》读后感)

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尤其是人类自身为了某些目的而做出的一些约定、制度等等,人性是复杂的,那么进化将注定会是复杂的。但毋庸置疑的是,在此过程中所创造的劳动成果,让人类本身获得了解放,或者说更加受益。

开源之道2019图书共读历史书评

过去几个月的导读与书评:

开源之道成员评论

精彩的、有故事的计算机历史并不多见,尤其是特殊的中国环境下,《黑客》一书可以打开计算机从业者的想象力,从过去的发展来深刻思考当下。 ———— 适兕 开源之道图书共读倡导者、X-lab开放实验室首席开源导师

阅读之前需要准备的内容

本书是比较晦涩难懂的,如果你不是电子或计算机背景的,简直是如同嚼蜡,开源之道建议你阅读该书之前,先要阅读下面一些书籍:

  • 《若为自由故——自由软件之父理查德·斯托曼传》,人民邮电出版社; 第1版 (2015年4月1日),威廉姆斯(Sam Williams) 著;邓楠,李凡希 译
  • 《硅谷百年史——伟大的科技创新与创业历程》,人民邮电出版社; 第1版 (2014年4月1日),阿伦·拉奥(Arun Rao) (作者), 皮埃罗·斯加鲁菲(Piero Scarruffi) (作者), 闫景立 (译者)
  • 《沃兹传:与苹果一起疯狂》,中信出版社; 第1版 (2013年4月20日),史蒂夫•沃兹尼亚克 (Steve Wozniak) (作者), 吉娜•史密斯 (Gina Smith) (作者)
  • 《黑客与画家:硅谷创业之父Paul Graham文集 》,人民邮电出版社; 第1版 (2011年4月1日),Paul Graham (作者), 阮一峰 (译者)
  • 《计算机体系结构——量化研究方法》,人民邮电出版社; 第1版 (2013年1月1日),亨尼西 (John L.Hennessy) (作者), 帕特森 (David A.Patterson) (作者), 贾洪峰 (译者)

作者简介

Steven Levy,连线的专栏作者,知名记者,著名作家。Levy 也在Harper’s,Macworld,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The New Yorker,Premiere和Rolling Stone上发表过文章。Levy 是一名卓越的作家,我们来看一下他历年来的作品:

书名 出版年份 备注
《黑客:计算机革命的英雄》 1984
《独角兽的秘密》 1988
《Artificial Life: The Quest for a New Creation》 1992
《Insanely Great: The Life and Times of Macintosh, the Computer That Changed Everything 》 1994
《Crypto: How the Code Rebels Beat the Government Saving Privacy in the Digital Age 》 2001
《The Perfect Thing: How the iPod Shuffles Commerce, Culture, and Coolness》 2006
《In The Plex: How Google Thinks, Works, and Shapes Our Lives》 2011

Steven Levy 的妻子是普利策得主:Teresa Carpenter。

更多内容,请参考 Steven Levy 自己的官网:https://www.stevenlevy.com

开源之道读后感

伟人、英雄和领袖的生平使本来抽象和不能理解的历史情节变得具体且生动起来。它们把一系列错综复杂、杂乱无序的事件浓缩成许多生动的图景,这些事件分散在广阔的空间和漫长的时间里,只有受过高等训练的人才能追踪并解释它们。 ———— 约翰.杜威 《民主与教育》

高超的文学艺术

最让我们可能感慨的就是作者的抓取的能力,将几十年的计算机软件革命史浓缩于几十个特定类型的人物身上,然后再从这些人物身上提取出一些文化的共性,进而进行总结和阐述。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能够从人物的出场、成长、发展中挖掘出时代的脉搏,以及人本身的成长,不妨引用一段关键人物:高斯珀的描述:

高斯珀身材消瘦,五官特征和鸟类相近,戴一副既厚且大的眼镜,褐色的头发又脏又乱。虽然其貌不扬,但是只要跟他有过短暂的接触,你一定会相信这个人的聪明才智绝对可以将事物之间的微妙关系(包括他自己的五官面貌)处理得井井有条。他是一个数学奇才,可以说,研究数学(而不是系统)的愿望使他对计算机产生了兴趣。格林布莱特和其他才华横溢的以研究各种系统为目标的学生们现在已经建立了一个全新的Project MAC项目,这些人就好像长机,而高斯珀则在很长的时间内扮演他们的僚机,两者相辅相成,翱翔长空。

后来的故事发展,随着人物对计算机和世界以及二者之间关系的理解,均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还是拿高斯珀为例,当他在1972年见识了阿波罗17号发射之后:

在那晚之前,高斯珀非常轻视美国宇航局处理问题时采用的人海战术。他一直坚定不移地捍卫AI实验室在编程方面,甚至整体计算风格方面更为个人主义的黑客形式。但是现在,他看到了现实世界在下定决心之后能够创造出怎样令人赞叹的奇迹。美国宇航局并没有遵循黑客伦理,但是却实现了实验室倾其所有也不可能实现的事情。高斯珀意识到,从某种意义上讲,9楼的黑客们在欺骗自己,使用能力有限的机器工作,但却依然尝试着实现全部的事情,让自己在这件实验室里改变整个世界。而计算领域的现状还不足以开发出有能力改变整个世界的机器,黑客们所做的所有紧张的工作只是制造用来制造工具的工具。这让人有点尴尬。 高斯珀的发现让他相信,黑客可以改变一些事情:就是在不控制成本的情况下,制造更大型、更强大的计算机。但是存在的问题甚至比这更为棘手。尽管黑客对计算机编程的精通已经使这项技术成为一种精神追求、一种神奇的艺术,尽管AI实验室的文化已经得到长足的发展,但是有些东西是他们从根本上欠缺的。

那就是整个世界。

黑客伦理与资本的相爱相杀

如果你像我一样,关注黑客们是如何让自己过上想要的生活的话,那么一定会关注每一位黑客的最后生活境况,收入如何?退休后的影响力等等。我们不可否认这些执迷于技术的民主化,正如本书的副标题:计算机革命的英雄。我们无法想象出没有这些黑客们,我们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就黑客伦理第一条而言:“所有的信息都应该是免费的。”

当这条伦理在某一个特定的群体中的时候,这个是公平的、合理的。但是人性是复杂的,由人组成的社会更加的愈发复杂。尤其是当信息可以作为商品的时候,将之封闭,建立进入壁垒,是商人提高价格的常见手段,也是商业最为诟病的一点,但是如果生产信息需要付出劳动力的时候,那么生产者的经济状况、可持续发展将是一个巨大的问题。于是这个相互纠结和平衡的过程开启了其历史的发展。

  1. 软件发展严重依赖于硬件的时代,我们可以称之为黑客的想象力与伦理的形成期。
  2. 软件自身的发展,独立于硬件之后,软件商品化时代的开启,软件帝国的崛起与黑客伦理的削弱期,一个逐步被吞噬的过程。
  3. 软件复杂性提高,生产者必须借助于黑客伦理的这条法则,方能提高自身的效率和提升自身的技能。融合、变通、妥协的当代! 信息对于生产者本身是免费的:以开放源代码为例,而由这些代码所形成的服务或制品,对于社会来说是有经济效益的。

《黑客》一书中的三代黑客,以及2010年的编后记,都能明确感受到作者对于这点的强调、感触、纠结与不安,但是作者最后仍然是鼓励的,正如我们再怎么诟病资本,痛骂金钱带来的腐败和罪恶,但是相对于对知识、思想、意志的垄断造就的社会,金钱仍然是最为平等的,这也是现代排名靠前的市值非常高的公司,仍然是由这些黑客们所创造的。你不可以强制人类去遵守这个约定!但是你可以买卖它。

开源的必要性

联盟之道中有这样的一段描述:

如果一家公司的程序员不能理解无图形界面的汇编语言的用法,实际上他可以向其他公司的程序员求助,这只是黑客伦理在商业领域的应用。为什么要隐藏有用的信息了呢?如果将优秀的开发方法广泛传播,就会提高所有软件的质量,用户就会利用电脑做更多的事情,从长远来看,对所有的公司都是有利的。

我们都是竞争对手,但更应该是合作者。

当源代码可以很顺利的编译为可用于生产(能够帮助人们完成某些事务)的时候,复制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软件来讲,商人为了提高营业额,将源代码封闭起来、加密、防破解等等诸多手段来防止潜在的竞争对手模仿、复制,就成为了一种常态。

但是,技术在以加速的姿态发展,这符合技术的本质,一如格斗这个古老的行业,在现代营养、解剖、运动神经、医学、各种量化工具等等诸多技术发展起来之后,它也变得越发的复杂和专业,所以格斗的教练和从业人员,变得稀缺而宝贵,如果某个人能够在这诸多的领域都有所建树的话,那可真谓是绝世奇才!但是所有的这些都变成了团队协作,非一人可以胜任,而且为了高效,必须采用开放的态度方才有可能进一步的发展。信息技术的支柱————软件产业,在经历了将近半个世纪的发展,已经变得极为专业,边界也在不断的扩展,那么将源码整合为服务,渐渐成了某个特殊群体的事情,虽然每家公司都成了软件公司,但是没有完完全全相同的公司了,只有差异化才是他们的竞争力,而更多的是在整个实现业务的技术栈越来越相似,从基础设施开始逐步的向上传播。而这些相似的部分,就是需要“竞合”的基础,分担风险的同时,实现创新!这就是开源的合理性和必然性。

开源不是一个零和游戏! ———— Jim Zenline Linux基金会执行总监

商业在技术发展中的创新

商业的本质,在于交付价值,在事物的发展当中,充满嗅觉的商业天才总是能够洞察人们的需求,并通过天时、地利、人和诸般条件达成满足这一需求,不仅满足了社会大众的需要,也成就了自我。计算机革命,Hacker的故事,我们不得不提及几位影响世界的人物,不仅对黑客文化有着深刻的理解,对于商业也是得天独厚,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只有他们这些深刻理解黑客的人,才能完全的发挥黑客们所迸发出来的创新力量,制造出改善人类生活的制品,在民主化的过程赚取一些利润:

一、 史蒂夫.乔布斯

乔布斯的伟大之处,除了充分的利用了沃兹尼亚克的天分之外,就是他对PC的远见,以及自身的了解。我们就以书中的一段对于乔布斯的描述来洞察其对于黑客文化的理解。

作为一名工程师,乔布斯在技术方面的能力并不出众,但他擅长筹划,他在计算机应用方面的远见卓识远远超过了普通黑客在这方面的想象力(如斯蒂夫.沃兹尼亚克)。他甚至还清醒地认识到,像他这样刚刚年满22岁、留长发、赤脚、爱穿牛仔裤的毛头小子根本没法驾驭一家大型计算机企业;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缺乏管理和市场方面的经验。他决心不惜花大价钱聘用顶级的管理人才来执掌苹果公司。

更多内容推荐大家阅读乔布斯的传记,无论乔布斯再如何的传奇,他始终都对于黑客保留着尊重,这体现在他邀请沃兹加入Apple、后来成立Next、以及试图说服Liuns加入Apple等等一系列事件,他非常清楚黑客进入属于自己世界时的欢愉,并非常乐意为他们提供这样的环境,他甚至非常享受去感染黑客们去改变这个世界。

二、比尔.盖茨

不得不提及那封《致电脑爱好者的公开信》,盖茨表示他本人和艾伦收到了大量针对BASIC解释器富有建设性的反馈意见,其中大部分的鼓励来自哪些没有花钱购买这款软件的爱好者。接着,盖茨话锋一转,直奔主题:

怎么会这样?大家心里一定十分清楚,你们中很多人的软件是盗窃所得。硬件必须花钱购买,但软件就是可以和别人共享的东西。谁会关心编软件的人是否获得了报酬?

盖茨接着解释说,这种盗窃软件的行为会阻碍能力出众的程序员继续编写各种计算机平台上的软件程序,如Altair计算机。“谁能不计报酬地从事专业性工作呢?哪个纯粹的’爱好者’会花费3个人一年的工作量或一个人三年的工作量心无旁骛地编程、调试、录入和发布?我们也要吃饭呐。”

接着盖茨以授权的方式成立了微软公司,开启了铸造软件帝国40年的辉煌历程。

三、肯.威廉姆斯夫妇

黑客伦理迎合了市场的需求。 Steven Levy如此评论这第三代黑客——游戏!

罗伯塔.威廉姆斯作为一名爱幻想的家庭主妇,PC革命所带来的副作用 —— 家庭娱乐,成就了她的天赋,让她有所发挥。而其丈夫肯.威廉姆斯则可以在Apple上帮助她实现那些天马行空的想法。售卖游戏拷贝成为了新的商业模式,而且备受欢迎。他们共同打造了on-line游戏公司,并成为程序界的亿万富翁。

而新一代的黑客,在薪酬方面是抽成 ———— 接受版税的百分之几,而不是固定的周薪。这为黑客的财务自由提供了可能,也为日后的硅谷创业者靠股权吸引人提供了认知基础。

世界上最后一名黑客

如果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理查德.斯托曼的话,那么我们也要制造一个出来。 ———— 匿名

现在去阅读这本25周年纪念版的《黑客:计算机革命的英雄》,也已经是将近又一个十年过去了。云计算大行其道,微软依靠提供基础设施即服务和订阅模式重回市值顶峰的公司,而如果再去看理查德.斯托曼,他已经被淹没了,似乎再也没有人愿意去搭理他了,他所撰写的颇具政治性的文章、谈论隐私、自由与权利的内容也只有少数的人问津。

由斯托曼先生所创建的自由软件基金会FSF仍然在开发着自由/开源软件(FOSS),仍然占据着这个世界重要的基础设施底层的重要内容,但是就像它们在整个历史上所起到的作用一样,非常的关键,但是却不是那个不可或缺的、无可替代的部分,尽管人们非常的依赖,但是也并没有表现出过度的关注。

就是这样一群人,像历史上的贵格教会等一样,坚守着自己的价值观,捍卫着软件自由分发,坚决不妥协!哪怕是在金钱的诱惑面前,仍然的丝毫不动摇。

这是人类最后的归宿,正如斯托曼自己所言:”我就是垂死的黑客文化的唯一幸存者,我并不真正属于这个世界,在某种程度上,我觉得我也应该去世了。”所有的信息都应该可以自由获取,这样的描述大概是计算机的天堂,如果有的话。

斯托曼似乎从来就不去相信,也不愿意看,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人纯粹的讨论技术和源代码了,即使有也是带着浓浓的功利主义。一如他大加鞭挞开源一样。

如果有天堂的话,那一定是图书馆的模样。 ———— 博尔赫斯 诗人、世界主义者